名誉站长:诗阳   友情链接   诗刊首页 
登录会员名 密码 自动登录 
注册注册 登录/短信登录/短信 帮助帮助
时代诗歌网首页 » 诗文博谈

发表新主题   回复主题
我身边的槟郎
阅读上一个主题 :: 阅读下一个主题  
作者 正文
槟郎



加入时间: 2007/11/06
文章: 1153
来自: 南京

文章时间: 2021-1-18 周一, 上午8:41    标题: 我身边的槟郎 引用回复

我身边的槟郎

作者:蔡澄淼

我第一次听说李槟老师是在大一时学姐向我推荐李老师的选修课,介绍李老师知识广博,作诗无数,足迹遍南京。当时的我便对李老师有了景仰与好奇之心,想一探究竟这位备受好评的老师何许人也,到底是他怎样的魅力吸引着诸多学子对他啧啧赞叹。到了大二,我终于有幸选到了李槟老师的这门旅游文学,并第一次见到了这位我身边的旅游文学作家。

怀着几分期许与些许紧张,我来到了旅游文学的教室,静静等待槟郎老师的到来。终于,在一屋子同学的目光下,李老师出现了——头戴眼镜,手持水杯,斜背一包,中等个子,深色衣裳。普通的长相与衣着,称不上高挑的身材,却更激起了我对于李槟老师授课内容的兴趣:究竟是什么使他好评如潮,受到诸多同学的喜爱呢?带着这样的疑问,李槟老师开口作了自我介绍,并大致讲述了这节课的内容与结构。槟郎是李槟老师的笔名,他也常常在自己的作品中这样称呼自己。初听闻这个笔名时,我有些疑惑不解,但经过一学期与李槟老师的相处,在李槟老师所构建的旅游文学作品世界中漫步后,我感受到了此“槟郎”与彼“槟榔”的共同点,即随着时间的沉淀,越品味咀嚼,则香气越四溢,而“郎”一字又含君子之意,我深感李老师取名的妙处及深刻用意。

在课前与课间,李老师常常会播放一些动听的音乐,若是遇到我所熟悉的,我也会轻轻地跟着哼唱,放松自己的心情,走入李老师所构建的旅游文学殿堂。上课的过程中,李老师大多为我们展示自己所去过的地方,用照片与诗歌的形式向我们展现他所到达之地与所见所感。一堂课结束后,李老师还会要求我们回答一些相关的问题,在领略当地风貌、感受诗歌之美的同时,我们还能够增进一些文化与地理方面的知识,李老师的旅游文学课可谓是一举三得。

我们的校园坐落在方山脚下,方山自然近水楼台地成为了槟郎笔下的一片不可或缺之景。槟郎多次到访方山,登高远眺,留下了诸多关于方山的诗作。《楼顶望方山》为我们呈现了一位孤独而情感丰富、思绪良多的诗人形象。《方山纳凉夜》营造出静谧舒爽的夏夜氛围,读来只觉轻松惬意,仿佛我也骑上电动助力车随槟郎一同夜游方山。《方山的月亮》同样描写盛夏夜色笼罩下的方山,却与《方山纳凉夜》相异,诗人槟郎在月色下感时伤怀,独自吟诵,苦难与欢乐,遗憾或伤怀,都融于月色里,消失在夜空中。“当我彻底离升,扬子江里的灰烬和方山的衣冠冢,便是你新的守望”。槟郎是如此爱着方山,爱着洒下清辉的方山的月亮,才愿意百年之后有衣冠冢于这座山上,作为未来粉丝的朝拜圣地。对自己生活之地充满热爱,每次登顶都能感悟到不一样的体会,并将脑海中的感受形成文字记录,槟郎的旅游文学作家特性显露无疑。

翻看槟郎的微博,我发现他上传了各色各样的花,惹人喜爱。他四处游历,为花记下的旅游诗歌也不在少数。《感谢凌霄花》中,“凌为高升,霄为霄汉,为我激励云霄之志。虽没有强壮的主干,却有坚韧的藤蔓攀岩”,表达诗人对酷暑中的凌霄花为他遮阳蔽日的感激之情,也愿像凌霄花一样奉献自己,提升自己的正义感与善良意。《炎夏的紫薇花》将紫薇花拟人化,“紫霞仙子在不远处的绿海里侧身,娇媚的形影,云锦的簇花,怎么能不叫人发傻”,犹如描写出一个娇俏尤美但内心高洁孤寂的少女,而槟郎沉醉于她,愿成为她的知音。《鸡鸣寺路的樱花》将对于樱花的喜爱与赞美表达得淋漓尽致,“游人如潮的风景胜地,樱树尽花,花如雪,天女巧织的绸缎,锦簇成细致神奇的花朵”,一幅绝佳的视觉盛宴,极言樱花的茂盛与烂漫,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。我也曾到访过鸡鸣寺,只是我并无诗人槟郎一样善于发现美景的眼睛,只是行色匆匆,走马观花式的抬头一看,嘴里发出感叹,却并未经过心灵。而槟郎的旅游诗歌是用心去感悟美,在用心去操控手中的笔而写下的,由此作者的情感才能得到迸发,作者眼前之景才能不打折扣地在读者面前呈现。

槟郎的旅游诗歌中有山,有花,亦有水。他曾游历过安基湖、桃花湖、紫霞湖、玉蝶湖、莫愁湖、佛手湖等湖。《莫愁湖东堤》为我们展现了莫愁湖边之景色。我们随着诗人槟郎的文字,看到了东堤桃红柳绿、小桥流水、凉亭水榭的风光,这样的风格“连杭州苏堤也要折腰,荟萃了石城西部的春色”。自然,旅游文学作品不应当只满足于写景,景背后更为重要的由景生发出的情。于是槟郎目光转向了东堤上的别离桥,想到了征夫远离了故乡,家中的妻子为他守望。以乐景衬哀情,则将忧愁惆怅的情绪渲染到了极致。《秋游佛手湖》则以导游般的视角,首先交代了佛手湖的地理位置,与佛手湖命名的由来,视线由湖转向大坝,大坝被小山隔开,山的两端景也相异,西端无人迹,东段有人野泳。而诗人槟郎却拜谒湖边的顾昊墓,静静沉思,感慨良多,不枉此行。《游钟山竹海湖》中,“也能戮血沙场如常将军,博个开国功勋赐铁券?罢罢罢,还是浊世逍遥,将山水中的清流流传”。同《秋游佛手湖》中融入景色中的情感一致。诗人总是孤独而多愁善感的,槟郎自然不例外,他的身影在山水中穿梭,同时寄情于山水,以诗歌记录下他的所见所闻所感。

槟郎在诗歌中的形象常常是独自一人,略显孤单的,这与他的诗人身份密切相关,同时也有他客居他乡、羁旅漂泊的原因。由此,他也以故乡巢湖为内容写了诸多旅游诗歌。《回乡的船》中写道:“长江边的船,载着浪子回故乡。春天的燕子南归了,故乡在梦里召唤。”传达出诗人槟郎对故乡的魂牵梦萦,归乡的喜悦与感动。《故乡被拆迁》中讲述了自己心怀故乡,将故乡当作慰藉自己的避风港,但故乡却遭到拆迁,乡人也离开了的物是人非,但在诗歌的最后,槟郎还是留下了“大巢湖或能越变越美”的美好期许。尽管槟郎曾在《我在方山迷路》一诗中提到“逃逸闭塞的故乡山村”,但透过他上述描写故乡的诗歌,我们不难感受到槟郎对于故乡的复杂矛盾情感:一方面,故乡闭塞落后,无法发挥他的人生意义,于是他逃离了故乡,去往大城市追求自己的事业与美好人生;另一方面,即使是再博闻的旅游文学作家,无论他们到达过世界上多少地方,走过的路程能绕地球赤道多少圈,留下了多少诗歌散文,他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仍是留给了故乡。槟郎也是如此,他仍然对故土充满着热爱与思念,对故乡的未来充满着期待。

作为一名旅游文学作家,槟郎的足迹必然不局限于国内。他曾到韩国进行对外汉语教学,在这期间也笔耕不辍,著下了多篇关于在韩国外教与旅游的诗歌与散文。《在海外过了一个属于韩国和我自己的教师节》是槟郎的一篇散文,记录了他在韩国过教师节的经历,文中给我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槟郎同韩国学生的交流,韩国学生不吝啬向槟郎表达自己的喜爱,槟郎也以真心相对,祝愿韩国学生取得好成绩,获得进步。国情不同并不影响槟郎与韩国学生之间的心意相通,美好的情感仍可得到传达。《济州岛记游》则是一篇标准的旅游文学散文,按时间顺序行文,从前期准备写到游玩过程,细细品读,就好像身边坐着槟郎,将他的济州岛游记娓娓道来一般亲切自然。散文的最后,槟郎思念亲人与故土的情感也达到了高潮,“爱妻呀,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!”可见槟郎的爱妻情切,与妻子情谊深厚。

此刻,我再次点开槟郎的微博主页,只见简介寥寥几字:高校教师,爱好诗歌与旅游。如此准确的自评,也正是对槟郎曾经经历的,现在坚持的,将来仍会做的时期的总结。旅游文学,顾名思义,是指以旅游为主体,从中表达旅游者旅游的所见所闻和思想情感的文学,而这也恰是槟郎所身体力行的。槟郎是当之无愧的现代旅游文学作家,读些他的诗歌散文,我或是被他笔下的美景所折腰,有亲自前往一睹的冲动;或是被他文字所传递的真情感染,试图与他共情。

一学期的学习,使我接触到了这位旅游文学作家,我深感荣幸,今后也依然会在槟郎的旅游文学作品中徜徉。

2020-12-25
_________________
真人生、真性情、真文学!
返回顶端
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
显示文章:   
发表新主题   回复主题    时代诗歌网首页 »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
1页,共1

 
论坛转跳:  
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
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
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
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
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

版权所有 ©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《时代诗刊》编辑部 《网络诗人》编辑部 Copyright © The Poetry Times, Inc. (English)
     名誉站长:诗阳   友情链接   诗刊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