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誉站长:诗阳   友情链接   诗刊首页 
登录会员名 密码 自动登录 
注册注册 登录/短信登录/短信 帮助帮助
时代诗歌网首页 » 诗文博谈

发表新主题   回复主题
执笔作戈的诗人
阅读上一个主题 :: 阅读下一个主题  
作者 正文
槟郎



加入时间: 2007/11/06
文章: 1153
来自: 南京

文章时间: 2021-1-20 周三, 上午5:11    标题: 执笔作戈的诗人 引用回复

执笔作戈的诗人

作者:王艺静

若问闲时有何雅事可乐,除却张可久的“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”,我还要添上一句“赏槟郎好诗”。你问我槟郎何人是也?安徽巢湖才子,我校文学院高师。还未有幸踏入槟郎老师的课堂前,我便早已对其大名有所耳闻。等到今年秋,才终于得有听其课的机会,心中激动,难以用言语形容一二。槟郎的诗歌有温度、有力量,好似料峭春寒里的一团炉火,激扬人心;仿若一把好剑,直击灵魂。他把手中的笔打磨成与世俗桎梏对抗的锋刃,肆意抒怀,将诗歌之美毫不保留地呈现于学生面前。

槟郎是潇洒自如的独行者。每一行耐人寻味的文字都是他日夜琢磨和钻研的结果,每一个新巧的字眼背后都是他对灵感的精准捕捉。他追逐自由,不为名声所束,将他的纯粹展露给世人。这位且行且吟的诗者,一路欣赏沿途风景,一面将所见所思打磨成触人心弦的文字。槟郎的诗有穿透力,他敢写,他会写。他把平常日子编成诗,他把花鸟虫鱼写进诗,也将哲理思考融入诗。诗如茶,细品后方懂其中味。赏析槟郎老师的诗,于我而言是不可多得的乐事。

美是细碎的、零星的。我们难以刻意寻觅它的身影,也不易随手创造美。而槟郎却处处留心,他善于发现美,更懂得如何留住美。《下山的风景》一诗是老师一场游山之旅后的有感而发,常人留恋山顶的风景,享受“一览众山小”的独特视角,而他却留出时间为赏下山景做准备。他告诫读者不要贪恋山上的风景而错过下山路上的景色,“上山路要走好,下山路更要走好。”每一次的旅途都由大大小小的路段拼凑而成,每一道风景都值得细细观赏。匀出时间给下山路,这不仅仅是旅行者的秘诀,更是充满价值的人生真谛。人生就如上山下山的过程,有上山就必然会有下山。当我们一路成长,登上顶峰,往下俯瞰时其境固然美不胜收,这时的我们往往流连于此,不舍向山下走去。然而,朝着山脚往下走的过程也别有一番趣味,山下的风景与登高所见是不一样的,感悟也会翻新,人在上山下山的路途上又何尝不是一路成长?每每读完槟郎的诗,我都恍然大悟般学得新的道理,如有醍醐灌顶,教会我从新的角度审视和思考人生。

槟郎为我们念诗时眼里总跳跃着光,他对于诗的热爱是毋庸置疑的。他把这份热爱也散播到课堂,做一面思想的帆,引领学生在诗歌的海洋遨游。槟郎老师欣赏鲁迅,他将自己读书的感悟写成诗,和同学们一起探讨。他读《祝福》一文,为其中故事愤慨不平,写下《祥林嫂捐门槛》,怒斥封建礼教对底层民众的荼毒和社会舆论的压迫,冷漠的旁观者见证了祥林嫂的死亡,也在无意间推动了这场悲剧。槟郎有感“只有迅哥儿觉醒:这个社会吃人!”他懂鲁迅,总能一语道破其文的核心。他也写过一首《鲁迅的辫子》,寥寥几段,却详尽刻画了鲁迅对于国人偏见的无奈和对革命思潮的期望。辫子是旧社会的标志,它是烙印在过去人们心中的陋习,也必将被时代淘汰,槟郎的字里行间是对鲁迅气节的赞赏。鲁迅所处的时代是黑暗而冰冷的,他的文字却是炽热的,槟郎敬佩鲁迅,其诗也透有鲁迅的风骨和倒影。槟郎和鲁迅都是执笔作戈的勇者,敢将社会的阴暗面展露在世人眼前。

槟郎老师常常剖析社会问题,触发我们的思考。当代生活被科技的浪潮包裹,保健品的出现更是受到老人的欢迎,尽管明知这些彩色包装的药丸不能阻止器官的老化,有些人也要费财费力买上几瓶。槟郎便作《虚弱者的补药》,精神上的安慰往往是对大多数人的最好补品,对虚弱者的称赞能使他们暂时抛却烦恼。他的诗句里暗含讥讽,寓意深刻,“看问题看实质,自诩强必弱,自夸实必虚。”他不留情地指出这些用强者标签伪装自己的弱者是令人不齿的,因为真正有实力的强者是谦虚低调的,他们不需要安慰的补品。

生与死是诗人说不尽的话题,槟郎在这个问题上保持着清醒的头脑,看得透彻。我尤爱他写的这首《生命中的阴影》,生和死相伴而生,携手同行。我们由生出发,一路前行,却怎样都逃不脱死亡的阴影。槟郎以太阳作比,阳光普照万物,滋养生灵,可炎炎烈日也会使植物脱水枯萎。世间的万物都坐在一列从生至死的火车,处于这个更古不变的规律圈。死是生命中的阴影,周围人的离去总会给我们带来数不尽的悲伤与恐惧,而青年人与老年人尤其重视这个主题。一个处于人生的山腰,刚刚起步预备登顶,一个走在下坡路上,等待山脚下未知的恐惧。面对死亡,不同人有不同态度,而不同态度往往决定不同格局。有人整日提心吊胆,为躲避这不知何时到来的恐惧而将自己湮没在浮华幻影中,无限度地沉沦,过完浑浑噩噩的一生;有人直面死亡,将激情投入到梦想的实现,即使结果不如人意也不觉后悔。槟郎便是后一种人,他在诗中感慨自己已经老去,“对欲望用减法,对艺术更专注精力。”他将自己一生的精力与热情投入诗歌的创作,把诗的美带给更多的读者。槟郎笔耕不辍,誓要执笔奋斗一生,直至生命的尽头。日日夜夜里,有一位充满智慧的诗者将他的灵感注入诗坛,播种诗的芽儿,碰撞思想的火花。这当中是他如火耀眼的写作热情,也是一腔孤勇的投注,震撼人心。

槟郎是善良的诗者,他的心明亮、纯粹、热烈。他不小看世间的任何一物,无生命的花草在他的笔下也能诞生出梦幻的神话。一只小区的野猫也被他纳入写作的素材,在他的笔下,万物皆有生命,万事皆具哲理。前些天,一场初雪到达南京,槟郎有感而作,在课堂上为我们朗读他的新作《天又下雪了》。这场雪来得突然,也很短暂,也在槟郎老师的朋友圈引发一场欢腾。雪花晶莹洁白,勾起他的遐思。槟郎的思绪与飞舞的雪花一同在寒空中打转,他的纯澈善良的诗心唤起一段段联想,有雪灾、有受冻的穷人,还有豺狼和安徒生童话里卖火柴的小女孩。雪花的堆积是一片银白的纯粹,正如诗人槟郎明澈的心。他说:“生命应超越世俗,敬畏天空的神奇。”诗句之外,是雪花的纷飞和对自然的钦佩。这样的诗句是不单调的,鲜活在读者的脑中,展现它们的韵律和精彩。

在《我是一方石头》中,槟郎展露他新巧的想象和带有深度的思考。诗中,他把自己称为来自宇宙前的大爆炸奇点,燃烧、冷却、分化、沉积,这一方石头变幻万千,却有一颗永远热烈的心。槟郎提到:“我的诗歌全集,秘藏着宇宙的全息,我还将分化组合。”他是诗坛的智者,将宇宙的奥秘、生活的哲理写进诗句,用智慧与创新仔细雕琢每一个字眼。世事沉浮,他却从未停下追逐自由的脚步,也从未放下手中的笔杆,用诗作为他抒发情感抱负的媒介,只为心底那份对诗歌澄澈的热爱。

我常为槟郎充沛的想象力折服,他的思想是挣脱了桎梏的风筝,自由飘荡在天空。槟郎的心是流浪的,徜徉在诗界的高地,不受名利的拖累,他是自由的追逐者。每一首诗歌的创作都是他新一轮的探索。他前往度假村,受当地传说的启发写下一篇《仙女湖的传说》,将这古老的爱情故事向读者娓娓道来,他的文字好似一段看不见的绳索,将读者的思维与这流传数代的传说绑系一处。他的笔下常有浪漫的诞生,槟郎的《菊花仙子传》便为我们诉说一段动人凄美的传说,他赞美仙子的坚毅与果决,批判衙内的恶行。在这菊花传奇的结尾,仙子招来书生灵魂,一同跳进菊花蕊,这段爱情是悲壮的,也是勇敢的。

槟郎的思维在云间跳跃,他的诗歌徜徉在奇幻的天边。每一个故事的打造都是精心揣摩的智慧结晶,每一段的构思都是一场灵感的碰撞升级。槟郎老师的课堂于我而言,是忙碌生活中灵魂的一次小憩,也是放空想象的一次奇妙旅程。他的诗,读来如甘洌的清泉水,滋润心田;听来如海浪拍击石块,放松心灵。他的博学与才情是丰富阅历的成果,他的灵感和佳作是课堂的财富。每读一首槟郎的诗,都是一次新的认识和自我的提升,总能令我收获颇丰。槟郎是自由的隐士,他游历四方,把诗的美撒播人间。

槟郎的诗读不完、看不厌、嚼不尽。细细回想,其味无穷。

2020-12-24
_________________
真人生、真性情、真文学!
返回顶端
阅读会员资料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
显示文章:   
发表新主题   回复主题    时代诗歌网首页 » 诗文博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
1页,共1

 
论坛转跳:  
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
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
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
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
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

版权所有 © 时代诗歌网络公司 《时代诗刊》编辑部 《网络诗人》编辑部 Copyright © The Poetry Times, Inc. (English)
     名誉站长:诗阳   友情链接   诗刊首页